新零售,到底”新”在哪
新零售,到底”新”在哪

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,给大多数行业按下暂停键,也让大多数人“困”在家里。“人”生活习惯、行为习惯的变化,催生两类显著需求,一是口罩、护目镜等防护物资,另一类是生鲜商品。
许多以往靠外卖“活着”或者常常外出就餐的年轻人,被迫回归家庭、回归厨房,“人”对吃的需求开始大量向生鲜领域转移。网络上关于老公买菜,求求老婆别烤蛋糕之类的段子就源于此。
人”需求的变化必然带来“货”“场”的连锁反应。
一方面,生鲜品类需求的大量迸发,直接考验着生鲜企业的供应链能力,谁货源充足、商品新鲜、配送及时,谁就能得到用户青睐。
另一方面,口罩、护目镜、消毒液等等,跟水果、蔬菜、粮油食品一样成为不折不扣的刚需。在减少外出的防疫原则下,人们迫切需要一个品类齐全的地方一站式购完,以降低不必要风险。这是对大多数生鲜企业的严峻挑战。
由于“人”的线上订单激增,直接考验生鲜企业的接单极限峰值与整体效率,进而波及“场”。受春节假期及疫情影响,生鲜企业本就线上运力不足,此时多场景经营的价值得到凸显。
当线上始终供不应求时,如何创造更多场景触达用户,如通过线下门店、自提点等满足用户,成为对生鲜企业“场”能力的又一大考验。
如何补“货”?
疫情给互联网卖菜带来转机。据媒体报道,近期盒马的网上订单数量相较去年同期激增220%;永辉超市日均线上订单增长超2倍;美团买菜北京地区春节日订单量是节前的2到3倍;每日优鲜春节交易额比去年同期的交易额暴增350%......
从数字上看,各家企业均是2、3倍的增长,但各家基数不同,实际增量差异较大。比如品类更多元、体量更大的永辉、盒马的增长是基于往年春节正常营业的高基数,增长绝对值大。
而品类单一、规模较小的生鲜电商企业则基于往年同期较低的基数。纵然备货的绝对量有差异,但对各家企业来说,压力却差不多。因此各家使出浑身解数,积极补货。
不论生鲜、商超还是综合零售,供应链都是核心竞争力。激增的订单考验着企业对“货”的掌控能力以及供应链的韧性,没有金刚钻也难揽瓷器活,没有强大的供应链也接不住暴增的订单,带来的只能是缺货、配送不及时等负面体验。
不仅供给端备受考验,受人手不足、封路等因素带来的影响,也造成供给端的不足。此外,“货”的线上化,包括包装菜、净菜、半成品研发能力等等,也都是对企业的一大考验。而线上化正是目前传统商超的短板。
疫情期间,《南方都市报》记者对盒马、京东到家、山姆会员商店、天猫超市鲜美菜场、美团外卖、饿了么、每日优鲜等9大“买菜”平台实测,最终评定盒马综合排名最高,且在菜品种类、最快最守时、菜品新鲜度、售后服务等多个单项中排名第一。
盒马的优异表现离不开其与上游基地构建的价值共同体。去年5月,盒马与500家水果、蔬菜基地建立直采合作。疫情期间,这500家直采基地第一时间召集工人,复工复产,即使人员工资成本翻番,也依然不涨价,保障了盒马终端价格的稳定,货源的充足。
以上海为例,每天有50万份包装蔬菜、80吨散装蔬菜不涨价上架,其中有9成来自盒马直采基地。甚至盒马基于半成品供应链,在疫情期间为用户提供胡椒猪肚鸡锅、罗宋汤、韩式部队锅、日式寿喜烧等丰富选择,日订单超过平日十倍。
当然,传统商超企业由于多年积累,具备强大供应链资源,在疫情期间表现不错。只不过受制于数字化能力不足,导致线上经营较弱,更多还是依靠线下门店满足用户。
如何拓“场”?
关于“场”,是越多越好。多场景、全场景的触达用户,才能在疫情期间保证对用户的服务。尤其当线上订单暴增、运力有不足的情况下,如何拓展新场景、新渠道成为各家企业必须解决的又一个棘手问题。
在这个问题面前,各类型企业就显出明显差距。传统商超主流渠道在线下,疫情期间,积极借助第三方线上平台拓展服务,但由于平台效率低,极易触达订单天花板等问题,效果有限。而前置仓类的生鲜电商企业,仅有线上单一渠道,订单激增的情况下,无其他线下场景分流,相对被动。
在此情况下,线上线下一体化的优势便得以凸显。以盒马为例,疫情期间,其一直坚持线上线下同时营业,并积极拓展新的线下场景,更多触达消费者,以实现各个场景之间的相互扩展,尽全力满足消费所需。
新零售的任务只有两个,一个是回归,把应该做好的持续不变的东西做好,如商品,服务,诚信,对顾客的起码尊重等,另一方面是创新,在技术,需求,成本,大环境变化背景下,寻求模式,投资,组织,商品开发,渠道,营运技术,商业设计,服务方式,与沟通等方面的创新。不变的东西叫回归,可变的东西叫创新,两者相交融合就是永不过时的“新零售”。